<meter id="v3ttt"></meter>

<big id="v3ttt"></big>

    <ol id="v3ttt"><ins id="v3ttt"></ins></ol>

    <rp id="v3ttt"><strike id="v3ttt"><output id="v3ttt"></output></strike></rp>

      <menuitem id="v3ttt"><strike id="v3ttt"><p id="v3ttt"></p></strike></menuitem>
      服裝資訊
      ?
      ?

      工作服廠家閱讀為打破日韓壟斷,江西80后夫妻砸

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18 18:20來源:未知 作者:小小編 點擊: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歡迎訪問工作服廠家             引領尚勞保工作服的官網
           不止一次,麗麗在街上看到漂亮的小姐姐,穿著自家布料做的漢服。

      她和丈夫經營一家布料廠,之前做的就是普通布料,走在街上也從來不關心路人的衣服是什么材質。2018年轉型后,夫妻倆開始專注供給漢服布料,從纏枝牡丹再到菱花紋,麗麗對漢服元素如數家珍,看到越來越多的漢服出現在街頭,人們也不再對他們側目,她知道,這條路走對了。

      去年,麗麗砸了一百多萬元開發橫羅(中國傳統織法工藝)布料,過去要買這種面料,大多得從日本和韓國進口,一米布賣到一百多元,麗麗的工廠直接把價格縮至三分之一,“我們老祖宗的東西,老是從外國進口有點說不過去”,做了十多年的布料生意,她第一次有了點成就感。

      憑借做工細致,麗麗的工廠為60多家大大小小的漢服制造商和店鋪提供布料,淘寶上「瞳莞」、「千黛遠山」這種在漢服圈出名的店鋪,也從麗麗這里進貨,工廠每年能賣出300多萬米的布料。

      但麗麗的織布廠,有著更大的“野心”。

      1

      80后“外鄉人”下海

      2002年畢業后,麗麗和老公建華就來到杭州。浙江紡織服裝行業發達,當年杭派女裝更是風頭一時無兩,畢業于南昌大學染織專業的建華,選擇在杭州有名的印染廠上班,兩人過著普通的朝九晚五的生活,拿著普通的薪水,過著安安穩穩的日子。那些年恰逢美國互聯網泡沫破裂,中國互聯網正在悄悄崛起。

      2008年北京奧運,兩人也結束愛情長跑,結婚生子后,頓感生活壓力。遠離家鄉無親無靠,唯有彼此是生活和工作的支柱,看著一天高過一天的房價和物價,建華決定辭職下海,自己開一家印染織布廠。

      建華本就是高材生,又在染織行業工作了6年,知道這個行業重資產、重庫存,所以夫妻倆入駐了1688,按需下單,“一路也算是順風順水,沒有遇到過很大的困難”。

      染織廠發展平穩,每年保持20%的增長,但二人總是過得提心吊膽,“服裝行業太雜了,需求每個季度都在變,競爭對手也越來越多,服裝廠質量要求高,又希望控制成本”,可能這個季度還是自家的客戶,下個季度就會被另外的廠家“卷”走。加上品類繁雜,夫妻倆的染織廠就像一個雜貨鋪:什么類型的布料都有,但什么都做不精,也談不上事業理想,混口飯吃而已。

      對他們來說,轉型,還差一個契機。

      時間走到2018年,彼時,漢服風逐漸興起,處在產業鏈上游的麗麗夫婦,像春江里的鴨子,在相關面料訂單量的陡增下,預感到這個行業將迎來暖流。

      自家的工廠以織造天絲提花的亞麻布料為主,這正契合了漢服的主流布料,夫妻倆當機立斷,開始專注于生產漢服布料。

      2

      每年300萬米

      之所以轉型做漢服布料供應,除了身處服裝供應最上游所預判的趨勢,也因為看到了更為垂直精準的客戶,“他們對質量要求高,但是對價格并不十分敏感”,常常一套漢服上千元,動輒上萬,作為上游供應商,破圈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    但轉型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,麗麗夫婦面臨的壓力比當初下海時更大,迎接他們的是長達一年的陣痛期,“以前是按需下單,現在要備現貨、庫存”,一款賣得好的布料,往往要備上十幾種顏色,資金流一度很緊張。

      除了巨大的庫存壓力,布料花紋和形制的專業是另一個難點,“漢服圈很看重版權,長得類似的花紋都可能會侵權”。好在建華是染織專業出身,此時浸淫行業已經十多年,由他主要負責設計花型板式,“我們主要參考博物館展出的服裝,還買了好幾套專業書”。

      現在麗麗店鋪里,有和面料商共同開發、賣得***的“菱花紋”和“纏枝牡丹”,也有私人定制的原創圖案。自己開發的原創設計款,已經有7個***申請成功,“國家現在支持大家原創,很多***申請不收費”。再加上自家布料一直注重舒適透氣,做出來的漢服更適合日常穿著,憑借多年的供應鏈積累,陣痛很快過去,他們轉型成功了。

      服章之美,謂之華,***見牡丹富貴,梨花翩翩,落足間翠綠煙紗、碧霞嫣羅,宛若驚鴻挽髻,頃刻逐月天衢。麗麗廠里有各式各樣定制的布料,她能夠說出每種布料的由來、織法、流行年代,對于“到底是消費者的需求催生了這個市場,還是品牌、紅人的審美、營銷左右了市場”這個問題,麗麗覺得“算是相互成就”,染織在她看來變成了另一個哲學命題。

      這三年,麗麗眼見漢服從零星的小圈子,發展到年輕人扎堆“入坑”,對“美”和對“個性”的追求,是許多年輕人“入坑”漢服的緣起。據統計顯示,2019年在淘寶平臺上,漢服市場規模已經超過20億元,并且保持著每年150%左右的增速在發展。2021年4月,漢服和JK制服、Lolita組成的“三坑”已經在淘寶長成百億市場。

      因為麗麗夫婦“入坑”早,此時他們的染織廠已經為超過60家大大小小的漢服廠和店鋪提供面料,工廠的產能也從原來的一天數百米到現在幾千米,“大的廠子一年能訂10萬米,少的也有幾百米,每年賣300萬米”,夫妻倆的“這匹布”,算是織成了。

      3

      更喜歡小商家

      “90前”更關注材質、圖案,“90后”更關注形制、風格,“Z世代”追求自由、個性、沉浸式體驗的心理滿足,講起這些麗麗有點收不住話頭,“比起大廠,我更喜歡小商家和小團體來定制,他們的量有時候比有些大廠更大”。

      除了漢服店鋪找她供貨,還有專門的漢服大群來找她團購定制布料,“她們自己再去找裁縫做成衣”。正是麗麗口中的小商家,讓她更能摸到一線消費者的需求,取長補短,“買家越來越專業,對一個扣子、各個朝代漢服的名字、領子的方向、形制等等都會花時間研究,***的愛好者每天都會穿,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”。

      為了這些個人買家,麗麗去年開了淘寶店,上萬米的單子她能接,1-2米的單子也不嫌棄,“朝鮮族人每到傳統節日都會穿傳統服飾,現在國家推廣民族服飾,個人的購買行為會越來越多,可能人手會有一套甚至幾套漢服”,麗麗對未來,有著自己的判斷。

      去年,麗麗夫婦倆投入上百萬研發橫羅、花羅布料。橫羅、花羅是中國傳統織法工藝,屬于貢品布料。尤其是花羅,由于織造時無法用筘打緯,工藝比較復雜,明清以后逐漸消失,直到上個世紀90年代,花羅織造技藝才在蘇州恢復。

      “現在我們市場上的漢服透氣孔位基本都很亂,真正的橫羅孔位排列整齊,透氣性好,造型也很挺,怎么扯都不變形,穿著舒適也好看”。日本最先改用化纖原料生產橫羅,又叫“化纖絽”,“以前我們市場上這種布料多從日本進口”,每米價格要上百元。

      不到一年,麗麗夫妻研發成功了,售價僅有進口布料的三分之一,“我們的研發成本也需要攤平,但不會定太高,否則大家不買,后續逐漸收回研發成本會降低一點售價,也不能太低,不然會破壞市場”,麗麗不敢現在上架,“一上架肯定就賣空了”,這一次,麗麗有了一點點驕傲的情緒。

      “漢服的美,不止來自于造型,也需要穿的人覺得舒服”,這是現在麗麗對于漢服的理解。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會在腦海里描繪自己或臨江如仙,碧玉步搖,唱吟短歌的寥落,或素雨落箋,青絲垂膛,畫書云鬟的從容,亦或是醉臥沙場,眼里盡是星辰大海的豪氣干云。

      一身古典的美學,承載的不只是我們對美、對個性的追求,也是我們這個時代對于那時璀璨的向往,以及一點點我們自己的表達和期待吧。
      本文原鏈接:http://news.efu.com.cn/newsview-1327683-1.html

      工作服廠家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勞保工作服引領尚

      2021.10.18

      上一篇:工作服廠家裙擺式泡袖女時裝哪定做? ? 下一篇:勞保工作服的連帽罩衫去哪找?
      JLZZ日本人年轻护士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